次日,解忧殿。

    “早呀!大木头!”殿门之外传来一道娇俏的女声。

    牧华正在与念一闲聊,询问昨日她睡得可好,是否适应这里的生活。只不过,他才问完这些问题,就听到了殿外传来的声音,这让他立即止住了话头,转过头来与进来的女子互相调侃:“什么大木头,牧华,牧华!”

    “牧华,木头,不都一样吗?哎呀,大木头好听些嘛!”

    念一默默站在一旁,也不出声打扰。

    “秦薰薰,你,哎!算了……”牧华耷拉着脸,心里虽然不乐意拥有这个奇怪的外号,但谁让秦薰薰是涂师叔最喜爱的弟子呢!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方才逗你玩的,牧华,我的牧华哥哥,行了吧?”秦薰薰眉眼含笑,甜甜的笑起来的时候,脸颊上的那两个小梨涡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早就晓得你是故意的,哼,调皮鬼。”牧华不爽的心情一下子多云转晴,明媚了!

    “打打闹闹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沉稳有力,其中还伴随着一阵阵威压汹涌袭来。

    牧华、秦薰薰皆是脸色一变,运起了玄力抵抗这股威压。

    好强!

    念一被这股威压压得几乎单膝跪下,只能咬紧唇角极力忍住想要跪下的冲动。

    次日,解忧殿。

    “早呀!大木头!”殿门之外传来一道娇俏的女声。

    牧华正在与念一闲聊,询问昨日她睡得可好,是否适应这里的生活。只不过,他才问完这些问题,就听到了殿外传来的声音,这让他立即止住了话头,转过头来与进来的女子互相调侃:“什么大木头,牧华,牧华!”

    “牧华,木头,不都一样吗?哎呀,大木头好听些嘛!”

    念一默默站在一旁,也不出声打扰。

    “秦薰薰,你,哎!算了……”牧华耷拉着脸,心里虽然不乐意拥有这个奇怪的外号,但谁让秦薰薰是涂师叔最喜爱的弟子呢!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方才逗你玩的,牧华,我的牧华哥哥,行了吧?”秦薰薰眉眼含笑,甜甜的笑起来的时候,脸颊上的那两个小梨涡更加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早就晓得你是故意的,哼,调皮鬼。”牧华不爽的心情一下子多云转晴,明媚了!

    “打打闹闹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沉稳有力,其中还伴随着一阵阵威压汹涌袭来。